民事判決書
  上訴人(原審被告):劉某,男,漢族,住河南省尉氏縣。
  上訴人(原審被"/>
全國服務電話: 400-888-6947

  劉某、朱某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上訴人(原審被告):劉某,男,漢族,住河南省尉氏縣。
  上訴人(原審被告):朱某,男,漢族,住河南省民權縣。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陳某,男,漢族,住鄭州市管城回族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單義,河南煥廷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劉某、朱某因與被上訴人陳某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河南省鄭州市管城回族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年5月10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劉某上訴請求:1、撤銷原審判決,將本案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駁回陳某的訴訟請求;2、本案一、二審訴訟費、保函費、保全費由陳某承擔。事實與理由:一、原審判決認定的責任承擔主體存在嚴重錯誤,劉某與陳某不存在借貸關系,更不存在任何債務加入或擔保的意思表達。原審法院已經認定劉某簽訂的所謂借據是職務行為,劉某作為巨龍通訊商行員工,拉貨以及收到質押款都只是職務行為,陳某也明知劉某出具借據為職務行為,劉某出具的借據上加蓋了商行的公章。且陳某就同一筆質押借款令巨龍商行法人朱某再次出具完全相同的借據,更能證明劉某履行職務的行為陳某是認可的。劉某作為商行員工,并未使用該筆質押款,該筆款項到賬后即被朱某用于商行經營,劉某既非借款人,更非實際用款人,也未有過任何擔保或承諾還款的意思表達。二、原審法院認定雙方法律關系錯誤。陳某與巨龍商行及朱某之間不存在買賣合同關系,陳某為專門從事手機質押放款的職業放貸人,真實合作關系是巨龍商行將手機質押給陳某后,陳某向巨龍商行放款,巨龍商行還款后,陳某將手機歸還。
  朱某上訴請求:1、撤銷原審判決,將本案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駁回陳某的訴訟請求;2、本案一、二審訴訟費、保函費、保全費由陳某承擔。事實與理由:一、原審法院認定雙方法律關系錯誤。真實合作關系是巨龍商行將手機質押給陳某后,陳某向巨龍商行放款,巨龍商行還款后,陳某將手機歸還。雙方之間不存在借款合同關系。二、原審認定朱某還款證據不足存在嚴重錯誤。雙方之間存在大量的銀行流水,原審判決未進行實質性審查。三、陳某作為職業放貸人,其關于利息的請求不應被支持。另補充上訴經整體核對賬目,朱某對債務已經清償完畢。陳某還向他人出借款項合計上億元,由此可見,陳某符合職業放貸人的法律特征,故借款行為無效,對于借款利息的約定也同時無效。
  陳某一并答辯稱,一、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以維持。陳某向劉某轉款32萬元和80萬元,劉某、朱某出具有借據,雙方之間形成借貸關系。劉某稱其為職務行為不能成立。原審中陳某對朱某每一次拿出的打款憑證,均能拿出相應的出貨憑證證明打款系朱某購買手機款而非償還借款。二、劉某、朱某稱陳某是職業放貸人,完全是污蔑。陳某是合法的生意人,已在市場經營多年,劉某、朱某無任何證據來證明陳某是職業放貸人。
  陳某向原審法院起訴請求:1.請求判令劉某、朱某歸還陳某借款本金1120000元,并以該基數按照年息24%計算自2018年3月2日至實際清償之日止的利息;2.本案訴訟費由劉某、朱某承擔。
  原審法院認定事實:2017年8月10日,陳某通過其卡號為62×××66中國工商銀行銀行卡轉入劉某卡號為62×××83中國工商銀行銀行卡人民幣320000元,劉某、朱某分別向陳某出具了一份借據。劉某出具的借據載明:“劉某向陳某借款人民幣320000元(叁拾貳萬元整)。每天利息320元,7天結一次利息,到時如不能還本付息。陳某有權出售之前借款抵押的手機來沖抵這筆借款。劉某如要還錢,應先還這筆無抵押借款,后還有抵押借款。”在該借據上借款人處有劉某本人簽名,借據上加蓋有鄭州市管城區巨龍通訊商行印章。朱某出具的借據載明:“朱某向陳某借款人民幣320000元(叁拾貳萬元整)(轉入工行賬戶:劉某62×××83)。每天利息為320元,7天結一次利息,到時如不能還本付息。陳某有權出售之前借款抵押的手機來沖抵這筆借款。朱某如要還錢,應先還這筆無抵押借款,后還有抵押借款。”在該借據上借款人處有朱某本人簽名。陳某認可上述兩張借條是同一筆借款,陳某稱是劉某、朱某共同向其借款;劉某、朱某亦認可上述兩張借條是同一筆借款,但認為借款人是朱某,劉某是朱某的員工,該行為是職務行為。
  2017年8月15日,陳某通過其卡號為62×××66中國工商銀行銀行卡轉入劉某卡號為62×××83中國工商銀行銀行卡人民幣800000元,劉某、朱某分別向陳某出具了一份借據。劉某出具的借據載明:“劉某向陳某借款人民幣800000元(捌拾萬元整)。每天利息800元,7天結一次利息,到時如不能還本付息。陳某有權出售之前借款抵押的手機來沖抵這筆借款。劉某如要還錢,應先還這筆無抵押借款,后還有抵押借款。”在該借據上借款人處有劉某本人簽名,借據上加蓋有鄭州市管城區巨龍通訊商行印章。朱某出具的借據載明:“朱某向陳某借款人民幣800000元(捌拾萬元整)(轉入工行賬戶:劉某62×××83)。每天利息為800元,7天結一次利息,到時如不能還本付息。陳某有權出售之前借款抵押的手機來沖抵這筆借款。朱某如要還錢,應先還這筆無抵押借款,后還有抵押借款。”在該借據上借款人處有朱某本人簽名。陳某認可上述兩張借條是同一筆借款,陳某稱是劉某、朱某共同向其借款;劉某、朱某亦認可上述兩張借條是同一筆借款,但認為借款人是朱某,劉某是朱某的員工,該行為是職務行為。
  陳某認可劉某、朱某已經支付了2018年3月1日之前的借款利息。劉某、朱某稱所有借款均以歸還,但其向該院提交的相關轉款憑證,陳某均能提交相應交付劉某、朱某手機的憑證;劉某、朱某向該院提交的庫存確認書,陳某認可是以前劉某、朱某向其借款時抵押在其處的手機,因借款尚未歸還,手機并未退還劉某、朱某,陳某亦向該院提供了其向劉某、朱某支付其他借款的轉賬憑證。
  原審法院認為,雖然朱某系鄭州市管城區巨龍通訊商行經營者,劉某系其雇員。但劉某、朱某分別在其向陳某出具的借據的借款人處簽字,并在借據上均注明是其本人向陳某借款,且上述借款是通過劉某的銀行卡轉款,朱某認可該筆借款由其使用,故對該兩筆借款劉某、朱某負有共同償還義務。劉某、朱某辯稱借款已經還清,但不能提供有效證據證明其已經歸還該兩筆借款,故對其辯解意見,該院不予采信。劉某、朱某不能提供其已經支付利息的相關證據,陳某認可劉某、朱某已經支付了2018年3月1日之前的借款利息,故對陳某主張自2018年3月2日之后的利息的訴訟請求,該院予以支持。陳某主張按照年息24%的利率支付欠款利息符合法律規定,該院予以支持。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二百零五條、第二百零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及有關法律的規定,判決如下:劉某、朱某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償還陳某借款1120000元;并按年息24%的利率計付自2018年3月2日起至本判決確定還款之日止的欠款利息。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16762元,減半收取8381元,由劉某、朱某負擔。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法院查明事實一致外,二審中朱某提供證據一、戶名為劉某的銀行流水明細清單;二、朱某與陳某的微信聊天記錄、庫存確認單;三、恒泰(天津)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對巨龍商行出具的出庫單。證明陳某陸續出借41299200元,朱某陸續還款38626416元,同時在陳某處還有朱某質押的手機12400部,折價合計4960000元,朱某對陳某的債務已償還完畢。四、陳某與朱某的微信聊天記錄;五、陳某經營的盛祥通訊商行公布的業務公告。證明陳某在較長時間段內多次持續向朱某在內的多人提供高息借款,其行為符合“職業放貸人”的法律特征,一審判決認定本案借款行為有效錯誤。陳某質證稱朱某提供的證據均不屬于新證據,本案借款發生在2017年8月10日和8月15日,朱某提供的流水明細是2017年5月19日至2017年8月15日,故與本案無關。朱某提供的2017年8月15日至2017年12月18日的轉賬均為雙方之間買賣關系,以及朱某提供的庫存確認單及出庫單,一審已經提交,并經質證,陳某舉出相關出庫憑證一一對應了朱某的打款,而非本案借款。對微信聊天記錄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能達到朱某的證明目的。劉某提供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豫01民終10126號民事判決書一份,證明生效判決已經認定劉某為巨龍商行員工。陳某質證稱本案借款均是打到劉某賬戶里,劉某也出具借條,該份判決也是認定劉某、朱某承擔共同還款責任。
  本院認為,本案中陳某主張劉某、朱某償還借款,提供劉某、朱某出具的借條及相應轉賬記錄為證。鑒于雙方之間還存在其他合同關系,朱某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本案借款已經償還完畢,故朱某該部分上訴請求,本院不予認定。朱某上訴稱陳某為職業放貸人,缺乏依據,本院亦不予采信。
  關于劉某是否應當承擔償還責任的問題,劉某向陳某出具借據,明確載明“劉某向陳某借款……”,本案借款亦轉款至劉某賬戶,借款人處簽名亦為劉某本人,劉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理應對其簽字行為有著明確的認知,其是否系商行員工并不影響其對本案借款的承擔。上訴人朱某、劉某對因同一事實產生的債務分別出具借據,理應由其二人共同承擔還款責任。其二人之間的糾紛可另行通過合法途徑解決。
  綜上,朱某、劉某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33524元,由劉某負擔16762元,由朱某負擔16762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王勝利
  審判員陳貴斌
  審判員陳贊
  二〇一九年七月五日
  法官助理匡云蕾
  書記員黃莉敏
  

 

福彩3d各网站